• <noscript id="w4usw"><source id="w4usw"></source></noscript>
    • 手機下載

    • 微信關注

    當前位置: 文化

    記憶中的晉中體育場

    來源:晉中日報時間:2024-04-26

    程富平

    每次路過市城區陽光花園,不由得就想起晉中體育場(前身是榆次體育場),也許是熱愛體育的緣故吧,愛屋及烏,很想談談體育場的身世,這個話題對于90后來說,也許還有些兒時的記憶,可對于00后無異是天方夜譚。因為2000年,榆次改革步伐加快,體育場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居民小區。

    一座體育場,對于任何一個城市來說其功能卓著毋庸置疑,晉中體育場伴隨榆次人50余載,一夜走失,令人心痛、惆悵,此言或許有些夸張,但不失為人們當時真實的心理寫照。原因是這座體育場為榆次乃至晉中的體育事業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帶給老一輩榆次人太多太多的快樂與享受。其功能還不僅僅受限于體育范疇,涉及到榆次的政治、經濟、文化諸多集會等大型活動,都曾在此舉行,為城市的社會發展寫下了濃濃的一筆。

    打開記憶的窗口,榆次體育場始建于上世紀50年代,兩扇碩大的鐵柵欄門開啟在東順城街,進入后,走不足百米的土路,映入眼簾的是標準的400米煤渣跑道,以及一塊標準的足球場,足球場裸露著黃土地。主席臺建在西側的中央,看不出多么壯觀,但上方伸出一塊遮陽擋雨的鋼筋混凝土頂棚還是有幾分現代的味道。簡陋的看臺大多是用拆下的城墻磚壘砌,雖然看臺高低、層數也不統一,但還是努力地把整個體育場串連成一個橢圓,據說能坐1.3萬名觀眾??磁_上西南角有一座公廁,是當時榆次最大的公廁,平時閑置,但有大型活動時總顯得不太夠用。高音喇叭零散地分布在不同位置那高高的木桿上,擴音效果極佳。

    為提高其綜合功能,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起,體育場硬件設施日趨完善。一進大門,右邊是籃球場、滑冰場,左邊是籃球場、健身場,有單杠、雙杠、秋千架等,再往東是露天的燈光球場,挨著的是乒乓球訓練館,亦可進行羽毛球、武術等訓練和比賽。體育場的東面是游泳場。游泳場再往南,還辦了一所少體校。

    在那個年代,社會文化生活、娛樂活動匱乏,榆次體育場也著實為穿著補丁布衣、吃著紅面剔尖的榆次人提供了一方樂園。人們跑步、打球、做操、玩游戲、打太極、吊嗓子、練騎車。時不時還能欣賞到比賽,從中享受著體育的魅力和情趣。

    體育場東面就是燈光籃球場,看臺用厚厚的城墻磚壘了整整20層,可容納8000名球迷,每逢強隊比賽絕對座無虛席。打籃球是榆次人情有獨鐘的項目,如電機廠、電纜廠、拖拉機廠等,僅有幾百人的企業也有自己的球隊,像晉華、經緯廠、液壓廠這幾個大型企業,那水平就十分了得了。隊員們在各自的球迷眼里,似英雄般的存在。一年到頭,各種形式的比賽層出不窮,就連寒氣襲人的大冬天都有賽事,因此燈光籃球場一年四季熱鬧非凡。

    籃球打得好,全憑球迷捧,講一則球場小花絮調侃一下。那年,晉華對經緯兩支強隊過招,場上你爭我奪,比分膠著??磁_上雙方球迷的吶喊聲此起彼伏,一浪高過一浪。我也和大家一樣享受這濃濃的現場氛圍,心理上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和愉悅。

    旁邊坐著一位老農突然問我:“怎么進球遇時候記一分遇時候記兩分?”看他一臉懵圈,我趕忙解釋:“罰球進球記一分,運動中進球記兩分,這是規定?!蹦悴滤终f了句甚話,把一群人都笑噴了:“喏喏喏,一伙頂兩伙了!”夠味的鄉音,可愛的球迷。

    還想說說滑冰的事,記得花一毛錢就能租雙冰鞋,初上冰面的愛好者自然摔了一跤又一跤,跌得前仰后合,但更多的是歡聲笑語。冰面上且不乏會者,速滑、急停、旋轉、跳步、倒滑等優美的滑姿,使不會者羨慕不已,于是冰面上學習氣氛十分高漲。

    說了冬天的滑冰場,不能不提夏日的游泳場,5分錢的門票便可享受這項美好的運動,改變了人們到源渦大壩或蓮花池游泳的習慣,也杜絕了野外游泳的不安全性,僅此就受到百姓的交口稱贊。泳者多為孩子們,因家境貧寒,有些孩子連泳褲都無力購置,穿著大人們改制的剪了一多半的褲子,一個猛子就扎進了水里。

    別看當年的體育場其貌不揚,但很有作為,除每年舉辦晉中及榆次的各項賽事,還承辦過國內省內一些高規格的比賽。包括田徑、自行車、籃球、足球、排球等重大賽事,眼福不淺的榆次人大呼過癮。

    且說說自行車運動,榆次曾以“自行車之鄉”冠譽三晉,一是當時自行車人均擁有量居全省之首,二是用自行車鍛煉非常普及,三是榆次籍的選手撐起了省隊的半壁江山,涌現出柳麗春、王桂花、申炎晉、鄭靜山、王雙福、焦雙保、袁俊文、孟二凡、韓占軍、武玉香等國內省內高手。其中成長于榆次東長壽村的柳麗春在1963年印尼雅加達20公里越野比賽中一舉奪金。鄭靜山,一位用平車拉燒土賺錢養家的小伙,長年勞作,練就了強悍的體魄,進入省隊后屢屢在國內獲獎,并代表中國出戰世界大賽。

    體育場還見證過一場場足球盛宴。當時太原有個全國的分區賽,安排到榆次兩場比賽。我記得有天府之國四川隊、青海湖畔青海隊,還有中原大省河南隊、燕趙之鄉河北隊。

    記得那天是四川對河北的比賽,四川著黑色的球衣,河北披白色的戰袍,不知是主辦方管理疏漏還是什么原因,觀眾不在看臺看球,而是站在球場邊界線上,把球場圍得鐵桶一般,球員擲界外球就擠在觀眾人堆里,現在想來也很是有趣。

    除承辦各類賽事,體育場還是每年國慶、“五一”群眾集聚的主要場所……

    寫到這就此打住了,此文純屬回憶性文章泛泛而談,不作史料依據,但大致不會走樣,如有不實之處還望讀者海涵。其實體育場還有很多故事,本文權當拋磚引玉,熱盼同齡人接力。

    本文有常士誠、王子虎、梁先保、韓明祖、申志遠、岳玉平、趙愛忠、王一鳴、肖銀海等朋友,胞兄程效平提供素材,在此一并致謝。


    又大又粗又硬又爽又黄毛片-国产免费久久精品国产传媒-国内精品九九久久精品-日本欧美国产综合
  • <noscript id="w4usw"><source id="w4usw"></source></noscript>